版块导航

娱乐频道
辽源这点事海盗港百科历史趣闻人生指南
房产频道
售房信息出租信息辽源房产房产资讯
辽源供求
招工信息出兑转让生活服务电脑手机教育培训农业产品车辆信息宠物交易
辽源招聘
辽源新闻辽源招聘辽源人才
美食频道
辽源美食菜谱大全
健康频道
健康体育
婚嫁频道
辽源婚嫁
母婴频道
辽源妈妈
教育频道
辽源教育
旅游频道
辽源旅游
家居频道
辽源家居
汽车频道
辽源车友汽车行情
农业频道
农业技术辽源农业农业图书馆
帮助中心
意见与建议

[养生保健] 胡大一:提醒——冠心病接受支架,不能降低总死亡率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2957
发表于 2018-2-17 10:2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胡大一:提醒——冠心病接受支架,不能降低总死亡率

胡大一:提醒——冠心病接受支架,不能降低总死亡率 - 海盗港 - 胡大一:提醒——冠心病接受支架,不能降低总死亡率

原标题:胡大一:重要健康提醒——稳定性冠心病患者接受支架治疗要慎重

对稳定冠心病患者,支架不可能预防心肌梗死,也不能降低总死亡率。

如能戒烟限酒,认真用好他汀,阿司匹林等药物,参加心脏康复,可长治久安。

冠状动脉CT发现70%-80%左右狭窄,无症状,应做运动心电图负荷试验(运动平板或踏车)。如运动试验未见心肌缺血,或有缺血,但不重,不要被过度支架。

目前,临床上一个极大的问题是信息不对称。医院心脏科病历上把很多无胸痛症状的患者也诊断成“不稳定性心绞痛”;本是稳定的心绞痛,也故意写成“不稳定心绞痛”。把一些焦虑抑郁的胸痛表现也诊为“不稳定性心绞痛”,成为一种令人气愤的“集体撒谎”,误导诱导许多不需做支架,或做支架弊大于利的患者,花大钱买风险。

【纽约时报2018年2月12日刊文】
心脏支架对于大多数稳定冠心病患者无效,但仍然被广泛使用

当我的孩子们小时候,如果他们抱怨疼痛,我有时会在他们身上抹些润肤霜,告诉他们“奶油”会有帮助。通常情况下,安慰剂效应出奇有效。润肤霜很便宜,几乎没有副作用,它实现了预期的效果,这是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其他一些疗法也有安慰剂效应,让人感觉更好。但大多情况下这是有危险的,我们必须权衡利弊。

许多美国人由于心肌缺血、缺氧而引起胸部疼痛,这就是所谓的心绞痛。几十年来,最常见的治疗方法之一是在心脏供血冠状动脉置入网状支架。支架使血管开通,增加血液流向心脏,从理论上解决了这个问题。

胡大一:提醒——冠心病接受支架,不能降低总死亡率

胡大一:提醒——冠心病接受支架,不能降低总死亡率 - 海盗港 - 胡大一:提醒——冠心病接受支架,不能降低总死亡率

胡大一:提醒——冠心病接受支架,不能降低总死亡率

插入这些支架的心脏病专家发现他们的患者感觉好些了。他们似乎更健康。许多人认为这些支架可以防止心肌梗死甚至死亡。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植入支架非常普遍。

2007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一项随机对照试验,主要研究终点是心肌梗死和死亡。研究人员收集了近2300名有严重冠状动脉疾病并诊断有心肌缺血的患者,随机将他们分成置入支架合并药物治疗组或单纯药物治疗组。随访患者多年。结果呢?支架在预防这些患者不良后果方面没有任何区别。

这让人难以置信。因此随后进行了更多的研究。
2012,研究者汇集并在JAMA Internal Medicine杂志发布了一项荟萃分析,三项针对心肌梗死后稳定患者进行的研究,另五项评价尚未发生过心肌梗死,而有稳定心绞痛或心肌缺血的患者。荟萃分析显示,支架对预防稳定冠心病患者心肌梗死或死亡没有效果。

然而,许多心脏病专家认为,支架改善了患者的疼痛,改善了他们的生活质量。即使没有达到预期,即降低患者为中心的预后结果,但对那些植入支架的患者能改善生活。

胡大一:提醒——冠心病接受支架,不能降低总死亡率

胡大一:提醒——冠心病接受支架,不能降低总死亡率 - 海盗港 - 胡大一:提醒——冠心病接受支架,不能降低总死亡率

胡大一:提醒——冠心病接受支架,不能降低总死亡率

问题是,很难知道支架是否导致疼痛缓解,或者是否是安慰剂效应。毕竟,通过植入手术这一流程,安慰剂效应非常明显。因此需要一个假的控制流程试验,这个过程可使患者不清楚他们是否置入了支架。

许多医生反对这种研究。他们认为,大量心脏病学专家的经验已证明了支架的效果,因此让随机分组的一些患者不接受支架是不道德的。另一些人认为,将患者暴露在假手术中是错误的,因为这会使他们受到潜在的伤害而毫无益处。更多持怀疑态度的观察者可能会注意到,一些医生和医院在执行这一程序时也获得了经济回报。

无论如何,这样的试验已经完成,结果在今年公布。
研究人员在英国的五个地方征集患有严重冠心病的患者,并将其随机分为两组。所有患者按要求服用一段时间药物。然后,第一组患者接受了支架。第二组患者麻醉镇静至少15分钟,但没有置入支架。

六周后,所有患者在运动平板进行测试。运动会使患者感到疼痛,而运动负荷监测是检查心绞痛的常用方法。在测试时,患者和心脏病专家都不知道(双盲)是否放置了支架。根据测试结果,他们甚至在测试后也无法得出结论:干预组和安慰剂组之间的结果没有差别。支架甚至没有减轻疼痛。

一些值得注意的事项:所有患者在接受手术前都接受药物治疗,所以很多患者在接受支架之前都有了显著的改善。现实世界中,一些患者也许不会坚持规范频繁的医治,因此对这些患者来说,可能会受益于支架(我们尚不知道)。本研究随访时间仅为六周,因此长期效果尚不清楚。这些结果只适用于稳定型心绞痛患者。可能对有多处病变的严重患者,或药物治疗无效的患者会从支架获益。

但很多人,也许大多数患者,可能并不需要他们。这对患者和医生来说是很困难的。因为在他们的经验中,置入支架的患者得到了改善,他们似乎从手术中受益。但这种获益似乎是因为安慰剂效应,而不是来自血液流动改善的任何物理变化。研究中的患者感觉和我的孩子在擦“润肤霜”时的感觉一样好。

不同的是,润肤霜不会真的引起伤害,但是支架置入会引起。在这项研究中,即使2%的患者有重大出血事件,但要记住,每年都要植入数十万个支架。同时支架也很贵,可能增加至少10000美元的治疗费用。

支架在医疗中仍然占有一席之地,但比我们过去认为的要少得多。然而,许多医生和患者仍然会要求使用支架,指出支架会使一些人得到改善,即使这种改善来自安慰剂效应。

在这方面,支架手术并不是孤例。可能许多医疗手术的效果都未必比假手术安慰效果好。虽然我们永远不会批准那些获益不超过安慰剂效果的药物,但我们在医疗装置方面没有相同的标准。2014年,Rita Redberg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指出,只有1%被批准的医疗设备被要求提交临床数据的批文,而这些数据几乎都是小规模试验与有限时间的随访。以证明没有安慰剂效应的随机对照试验非常罕见。

似乎有一个强烈的观点,即我们应该更加意识到我们愿意冒什么风险,以及我们愿意为安慰剂效应付出什么。如果我们不想放弃利益,我们是否应该设计更便宜、更安全的假手术程序来达到同样的效果?这是道德的吗?难道比向那些收费五位数并把他们置于严重不良事件的风险更不道德吗?

看起来稳定的单支血管病变患者应该被告知,支架并不比假手术更好,也不比药物治疗好。有些人可能仍然选择支架,他们至少应该知道他们要付多少钱。



人物经历
胡大一
1946年7月,胡大一出生在开封,母亲胡佩兰[1]  是妇产科医生,父亲李公恕是一位为中南地区铁路系统医疗卫生事业的创建和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的医疗工作者。1965年,受父母的影响,他以河南省高考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医疗系。1970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现北京大学医学部)医学系,1985~1987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医学院和芝加哥伊利诺大学医学院研修。

1965.09-1970.09 北京医科大学就读(原北京医学院)

1970.10-1983.09 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内科任住院医师

1983.10-1988.10 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内科任主治医师

1985.11-1987.10 美国伊里诺依斯大学进修心电生理

1988.11-1990.10 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内科任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1990.11-1993.10 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内科任主任医师、教授

1993.11-2000.10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

2000.11-现在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脏内科主任 北京大学心血管疾病研究所所长

2000.11-现在 北京同仁医院心血管疾病诊疗中心主任 首都医科大学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
辽源海盗港(微信号:Lyhdg0437)—每日报道辽源新鲜事,移动阅读新媒体!


海盗港 - 辽源海盗港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