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块导航

娱乐频道
辽源这点事海盗港百科历史趣闻人生指南
房产频道
售房信息出租信息辽源房产房产资讯
辽源供求
招工信息出兑转让生活服务电脑网络教育培训手机通讯车辆信息宠物交易
辽源招聘
辽源新闻辽源招聘辽源人才
美食频道
辽源美食菜谱大全
健康频道
健康辽源
婚嫁频道
辽源婚嫁
母婴频道
辽源妈妈
教育频道
辽源教育
旅游频道
辽源旅游
家居频道
辽源家居
汽车频道
辽源车友汽车行情
农业频道
农业技术辽源农业农业图书馆
帮助中心
意见与建议

[国内] 父亲、哥哥和我

[复制链接]

4605

主题

4648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878
发表于 2017-10-14 13: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哥哥和我

父亲、哥哥和我 - 海盗港 - 父亲、哥哥和我


深秋的傍晚,已似冷彻入骨。空旷的田里,新麦刚出,父亲的新坟兀然而立,坟前的灵幡时而扬起,时而低垂。

        父亲昨天刚下葬,按照老家规矩,今天要给父亲圆坟。我跟在哥哥后面,从爷爷、奶奶的坟附近有一块无一块地捡着土块,轻轻地放在父亲坟边。

        圆好坟,哥哥缓缓地跪在父亲坟前,瞬间就满脸是泪。他只是抽泣,任凭祭品灰烬粘在脸上,一动不动地看着父亲的新坟,好似父亲就在面前。

辽源海盗港(微信号:Lyhdg0437)—每日报道辽源新鲜事,移动阅读新媒体!
        我默默地站在旁边,虽也悲伤不已,但总感与哥哥不同。

        我自小深受父亲宠爱,哥哥却备受父亲苛责。哥哥是奶奶带大的,对父亲的偏心,奶奶一直耿耿于怀。哥哥十几岁时,曾不堪忍受父亲的苛刻离家出走,直到离家十几公里的集镇上才被母亲和舅舅找回。回来后,哥哥在奶奶怀里一动不动,话也不说,饭也不吃。奶奶伤心不已,鼻子一把泪一把地痛责父亲:“你眼里只有小羽,恨不得把我们奶俩俩逼死、逼走!”

        父亲对奶奶极其孝顺,奶奶年龄稍大就被接到城里来住。面对奶奶的数落,父亲站在那一字不吭,临走却撂下一句:“不回来就算,回来明天还得按时起床背书!”

        第二天六点刚到,哥哥就摇摇晃晃地起床。直到听见哥哥的背书声,父亲才出门晨练。

        我记得哥哥小学时,父亲让哥哥学习了小提琴、二胡、笛子等多门乐器,参加了毛笔、篮球和播音主持等多个兴趣班。每个周末他都被父亲早早叫起,他背着小提琴,父亲给他提着二胡和教材,在不同的老师间穿梭。

        家里有两张哥哥小时候的照片,我印象特深。

        一张照片里,哥哥小平头,胖乎乎的小脸,穿着白色的小背心和黑色条纹短裤,下巴夹着小提琴,双手垂在两边,前面是黑色的谱架,旁边是冷冷盯着的父亲。哥哥小脸上还有依稀可见的泪痕。

        一张照片里,哥哥也是小平头,也是胖乎乎的小脸,他紧咬着牙,歪着头,肥嘟嘟的小手吃力地攥着毛笔,笔下的田字格上已写一行“人”,田字格旁边摆着打开的字帖,字帖上方放着墨汁。

        与哥哥相比,我的童年可谓无忧无虑、轻松快乐,父亲不仅从不逼我跳舞、练钢琴,对我的学习也很宽容。记得二年级有次考得太差,父亲好像很生气,正准备责问我时,恰巧接到哥哥班主任的电话,让他帮哥哥写一个联欢会的主持词。父亲满脸承欢一口答应,至于我的考试成绩,就由母亲去追查原因了。

        哥哥可没那么幸运。每次考试无论第一、第二,父亲都要他分析每门课的薄弱环节,说清如何巩固提高,如果下次再犯同样错误,不仅会脱掉裤子挨一顿暴揍,过年没有压岁钱,甚至连生日都不允许过。

        至于出去待人接物、言谈举止,父亲对哥哥要求更是严格。有次父亲带我们去给姑姥拜年,由于开饭太晚,哥哥饿极了,没等所有人都坐好就餐,就在舅舅的纵容下拿了一块牛肉吃。饭后父亲领着我们匆匆辞别,半路就找个僻静处把哥哥打了一顿。

        那时候,经常看见哥哥可怜兮兮地被父亲用所谓民主的方式训斥。我也曾看见哥哥偷着恶狠狠地好像在诅咒谁,用力地踹墙、摔东西。

        虽在父亲的高压下,哥哥还是不觉间成为标准的帅哥。他高高的个子,戴着眼镜,文质彬彬,喜欢阅读政治和历史书籍,经常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初二时还在全校三千多师生面前,穿着燕尾服,和一个漂亮的女生主持联欢会。

        初中时,哥哥几乎每学期都是班级第一、学费全免。经常有人指着我说“这个小姑娘哥哥很厉害,以后肯定有大出息”。哥哥高中继续表现优异,众望所归地考上国内知名大学,毕业后又被一个国家部委录用。

        那几年是我们家最开心的时候。哥哥是全家的骄傲,是每次聚会父亲最得意的谈资,我长得清秀可人、乖巧伶俐,奶奶身体尚可,父母工作顺利。那时候一家人最盼望哥哥来电话,听他讲到这到那参加活动,接触的都是知名的部委领导。

        每当母亲接听哥哥来电,父亲总是贴着听筒,生怕错过一个字,绝不允许任何人打扰,甚至连奶奶也不例外。母亲挂断后,父亲虽难掩失落,但片刻过后,总是哼着小曲去找人小酌几杯。

        只是每到春节和中秋,家里总有几天让人感到很压抑。特别是只要母亲又接到哥哥不能回家过节的电话,家里人有几天都不敢大声说话。父亲天天铁青着脸,总是显得很烦躁,霸占着电视,不停地换台,经常莫名其妙地吵母亲和我。

        有次哥哥来电的夜里,我到卫生间路过父亲的书房,发现书房里亮着灯,透过门缝,父亲背对着门,双腿上盖着薄被,左手拿着哥哥骑在他脖子上看天安门升旗的照片,右手颤巍巍的,轻轻地抚摸着照片的一角。

        那一刻,突然发现一直强悍、说一不二的父亲竟然老了。昏黄的灯下,他的双鬓尽是白发,曾经宽大的后背此刻也显得是那么单薄。

        日子一天天地过着。这期间,奶奶走了,我也被一个好心的叔叔安排上了一个不错的高中,哥哥也处了一个漂亮、贤智的女朋友,并在北京举办了婚礼。婚礼举办的前两天,父亲好像突然生病,让母亲和我去北京参加婚礼。婚礼很气派,有很多言谈不凡的人到场祝贺,嫂嫂的父母应该都是相当有地位的人,他们说话的措辞、语调,让人感到既得体又新奇,我总不由心生敬意。

        哥哥结婚的好多事我都已记不清了,只记得哥嫂到车站接母亲和我时,脸上竟没一丝喜色。

        婚礼的第二天,母亲就让哥哥送我们回家。在火车站,我去了趟卫生间,回转时,远远看到母亲好像在严厉地说哥哥什么,并扬起手好像要打哥哥。我到跟前他们不再说话,母亲和嫂子好像刚哭过,哥哥也眼睛红湿。几个人再也一句话没说,直至火车鸣笛驶离。

        不知不觉我勉强高中毕业,由于成绩太差,父亲只能请人帮忙在城郊一个学校安排当图书管理员。刚过一年多教育资源整合,学校被合并,校长请我父亲吃饭,很抱歉地告诉他,上级文件要求没教师资格证和正式编制的一律清退。母亲只好让哥哥寄了几万块钱,加上他们的积蓄,给我买了间门面,让我开了个首饰精品店。

        这期间,哥哥工作广受好评,并被派到境外任职,嫂子和侄儿也被安排带在身边,过春节更是不可能回家了,电话倒是经常打,而且不知从何时起点名要父亲接。父亲每次接电话都神采奕奕,但他听力渐差,母亲问他哥哥讲什么时,他总是支支吾吾,难说究竟。

        去年秋日的一个午后,父亲突感不适住院。医院也没说清病情,只是嘱咐“让老人随心”。由于店里生意刚见起色,我到医院去得很少,对父亲的病情也了解不多。每次去,看见母亲总是掉眼泪,总是很难过,父亲日渐消瘦,气色渐差,感到父亲好像病情微妙,似乎来日不多。

      有次去看父亲,听见母亲在和父亲争吵:“这次我一定当回家,一定打电话让他们回来。”

        六七天后,哥哥全家回来了。当时,陪哥哥来医院看父亲的人很多,听说还有省市的领导。父亲是第一次看见侄儿和嫂嫂,他早早让母亲准备了红包。那天父亲吃了很多东西,总是不停地说话,向哥哥、嫂子问这问那,甚至一遍遍地问侄儿叫他什么,惹得我们都偷偷笑他。

        第二天,父亲坚持要出院,医生竟然也同意了。哥哥让我把店关一天门,全家一起到市郊的湿地公园。那天父亲虽然大部分时间还是坐在轮椅上,却显得很精神,总是主动和似曾相识的人打招呼,夸路过的小朋友可爱,并尽量找机会说哥哥他们专门从国外回来看他,侄儿的学校如何重视培养自主创新之类的。

        看到父亲容光焕发地介绍哥哥全家,我不知为何脚步渐沉,和拿着大包小包的爱人不由落在后面。

        合影时,父亲坚持站着,让侄儿站在他和母亲的身前,让哥哥站在他和母亲的身后。我们簇拥着他,簇拥着他和母亲身前的侄儿,簇拥着他和母亲身后的哥哥,拍了十几年来第一张全家福。

        照片中父亲笑得安详而又从容,眼神里透漏着久违的自信和坚定。只是他形体单薄,头发灰白稀疏,脸庞消瘦,尽是黑斑。

        夜里三点多,母亲匆匆到店里让我和爱人回家。

        到家时,哥嫂和侄儿已守在父亲床前。见到我们来,父亲艰难地从被褥下拿出一个信封给哥哥,上写“即使让子怨恨十年,也要让其受益终生”、“教子自省,望体会下传”之语。

        父亲又让母亲拿出一个信封,内有房屋赠与公证书和一个固定存折。父亲脸色苍白,略带歉意,低低地,缓缓地说:“小羽,爸爸对不起你,房子、我和你妈的积蓄都留给你,你们要好好过日子。”
(辽源海盗港 www.haidaogang.com
(加微信号 Lyhdg0437 查看辽源市,东辽县,东丰县内部猛料 )


        说罢,父亲无力靠在母亲身上,一手拉着哥哥,一手拉着侄儿,渐无声息。

        我猛然一惊。一片灰烬被风吹起,直向我的眼睛扑来。

        哥哥还跪在父亲的新坟前,还是一动不动,还在抽泣。

        看着父亲坟前的哥哥,我突然想起近日在报刊上看到一个邻人忆及某成功人士的童年,有三个词印象特深“学习刻苦、成绩优异、家教甚严”。

        不禁潸然泪下、难以自制!

        只是不知是为坟前垂泣的哥哥,是为黄土下只剩焦骨的父亲,还是为不知所悲的我……

海盗港 - 辽源海盗港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